扒船网>综合>故事:我为情郎反抗父母婚姻安排,不料却被情郎算计,害了自己
  
  

故事:我为情郎反抗父母婚姻安排,不料却被情郎算计,害了自己

2019-10-23 12:35:11 阅读量:2463
  

 

每天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应该郁郁不乐

我一进门,我家的门槛就被临安城里所有的媒人几乎夷为平地,源源不断的贵族男子向我求婚。我等了几天,终于等到了英明的叶和朴怀国王派来的媒人。

我欣喜若狂,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很久,我送到前院打听消息的心腹丫鬟春儿回来了,但她的哭丧脸立刻给我泼了冷水。"小姐,主人只接受了王宁叶的邀请."

“什么!”我震惊得连声音都变了,“那傻货也敢在家里求婚!我父亲甚至同意了?”

我推门出来,气急败坏。我掀起裙子,冲到父亲的书房。中途,王业河公园向我挥手,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他能看见他的牙齿,但看不见他的眼睛。

他不停地搓着手,试图看着我,但害羞地先把目光移开了。犹豫了很长时间后,他忍着脸上的羞愧,转过头去拥抱拳头。他的声音听起来像蚊子和苍蝇:“阿欢……”

这时,我看到他充满了愤怒。当我听说他还敢用我的绰号叫我时,我甚至踢了他一脚,没有考虑到每个人的举止。“你敢来我家求婚,我打你还不够吗?”

我、他和朴怀一起长大。我过去常常和朴怀大吵大闹,总是给他添麻烦。被骗后,他从不生气,仍然害羞地跟着我们,这样我们随时都能玩得开心。

这种愚蠢的商品是摆脱愤怒的最好方法。我默许了他的追随。然而,心中并没有满是蛇和吞大象。当他长大后,他想娶我。

“欢,虽然你总是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我知道你的心是最柔软的。有你这样的妻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这些愚蠢的话让我喉咙发痛,我想回忆起开始。

他在谈论他父亲去年的死讯时哭得嗓子都哑了。我去安慰他,但他拥抱了我。考虑到他的丧亲之痛,我不忍心把他推开,让他抱很长时间。

当我提到这一点时,我更加恼怒了。朴怀当场抓住了这个拥抱。他非常生气,以至于朴怀几天都拒绝和我说话。还是我哄了他很长时间?

现在他已经加紧努力,敢于派媒人来直接和亲戚们交谈,但他并不想打架。

愤怒从我心中升起,我用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仔细听着,我不会嫁给你的。我现在要向我父亲汇报,让他回复你的邀请。你等我。”

他憨憨地挠了挠头,只是像我一样笑着眯着眼睛,好像是为了适应我所有的小脾气。我愤怒地转过身,再次提起裙子,冲进书房。我父亲正和他的幕僚长聊得很开心,这时他看见我不假思索地闯进了房子。他冲我喊道,“为什么女儿的家人这么鲁莽?”

我在哪里可以照顾其他人?当我看到桌上有朴毅的请柬时,我立刻把它扔到地上,踩在上面,“我不会结婚,我绝对不会嫁给朴毅!”

尴尬的助手们鞠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退出研究。直到那时,他的父亲才变脸生气地说:“婚姻是父母命令的媒人的话。你说如果你不结婚,你就不会结婚,这就够了吗?”此外,如果你不嫁给宁王,你可能还会想到芮王。"

忍住眼泪,我从心底里寻找他关心的一些借口:“爸爸,我女儿知道你有一颗为龙的成就而奋斗的心,但是王宁一直是平庸而愚蠢的。你怎么能进入帝都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眼睛?

此外,虽然皇帝今天体弱多病,但从他三年来消灭罗家的成就来看,他是一个溺爱的君主呢?这样的国王,只会尊重诺诺,平庸的宁王?在我女儿看来,王睿赢得王位是明智的。"

自从罗党被消灭后,圣者身体虚弱,体弱多病,并且已经失去了在早期怀孕的能力。为了保护伟大的三维江山接班人,圣者特意从与父母血缘关系最密切的民间找到了两个妃子,私生子汪峰。

朴逸和朴怀已经从平民转变为皇族继承人,未来有更好的机会赢得九五计划。

他父亲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弯腰从地上捡起请柬。他对着自己的胡子笑了笑,说道,“你可以想象这一层并不容易,但是今天我会为我的父亲告诉你。王宁的父亲是你的妾生的,王瑞的父亲是一个没有经过房间的女仆生的。

大三维一向做得贵不贱,官职不平凡,就是他们虽然都是为了妃子,但是国王的身份更高贵,其中之一;王宁是个平庸的人。如果他想成为一个大宝,将来稳坐王位,他一定会全心全意地依靠我们家。

聪明的国王太狡猾了。如果他将来掌权,他怎么能让别人睡在他的床边?第二。我家是临安第一公爵。我能否进入皇城,在北京成为一个有钱有势的家庭,取决于我所带的财宝。欢姐,作为昌家的一员,你不能拖累我昌家。"

“但是,但是……”我还想说,他已经挥手让我下来了。我哪里心甘情愿,只好冲出家门去找朴怀商量对策。

芮王子的住处是我经常来的地方。住宅里的仆人和女仆恭敬地向我敬礼后,已经退到一边去了。我分三步两步冲进朴怀的书房。他靠在窗户上看书。当他看到我来的时候,他立刻变冷,接过纸条,愤怒地把头转向另一边,冷冷地哼了一声:“张小姐,既然你已经订婚了,你就不应该再来我芮王子的住处了。与男人和女人独处一室可能会受到批评。”

我感到不安。我知道他很生气,只好冲他轻声乞求:“蒲怀,我也知道我父亲应该向王宁求婚,但你知道我的想法。你是唯一一个从小排便的人。”

“张小姐的话不够好。虽然我是和那个女孩一起长大的,但我们身边一直都有阿宁·王。我怎么知道你不钦佩他?”他不为所动,继续冷哼着双臂。

冰冷的话语像冰锥一样渗透进我的内心,夹在我父亲刚才决定的两面之间。无尽的委屈涌上我的心头。我扑到他怀里,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我为了你和我父亲拼命战斗,和朴槿惠战斗。但这对你有好处,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只受了一点点挫折就离开了你的手。”

他不知所措,最后一丝怜悯闪过他的眼睛。当我打他累了,他悠闲地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我从来没有为此而努力过?我差点在你父亲面前跪下,劝他改变主意。”

听他说我差点跪下,我的怒气突然消散了。我只是充满爱意地上下打量着他,说道:“一个人的膝盖上有金子。此外,你可能是未来的主人。你怎么能随意下跪?”

“对你来说,这是值得的痛苦。”他对甜言蜜语张开嘴,我流着泪笑了。他紧紧地抱着我。“可惜你父亲无动于衷,甚至派了一个仆人到后院和王宁的媒人在我面前和你母亲讨论婚姻。”

“对了,我有妈妈。如果我母亲不同意选择王宁,我父亲将不得不听。”我的眼睛发亮了,我感到无限的快乐。

我母亲出生在平阳公耀家族,洛阳一家之主。她的家庭的权力与我的普通家庭相当。要不是姚家的家训禁止男人进宫,恐怕我父亲不会在现在的傈僳族象棋比赛中挑起事端。

然而,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家庭有着丰富的细节。如果姚的家人想选择一个和我父亲意见不一致的人,他必须仔细考虑,而代表姚家的是我母亲。

我匆匆回到家里,找到管家问。我知道媒人正在和他的母亲好好交谈。而那个可恶的公园也一样,居然还敢呆在房子里。我还在余怒,在和我妈妈说话之前,我要再揍他一顿。

这次搜索,让我看了一部戏剧。在花前的树下,朴槿惠也和我普通的妹妹常玲坐在一起。常玲低下头哭了。朴槿惠也很尴尬。

我再次环顾四周,当我确定没有女仆时,我忍不住用欢快的声音回声道,并立即大声喊叫以吸引人群。

朴槿惠也看到是我下意识地走了几步,离开了常玲。尽管如此,我还是立刻扑向他,抓了抓他,假装哭着说:“在你嫁给我之前,你在我家和我妹妹调情,我怎么能保证嫁给你呢?”

他的脸变红了,他的手变得更加快乐,他用折叠的声音解释道:“欢,这不是你看到的。”

我哪里能让他防守,拉着一帮看热闹的仆人来到了母亲的院子。我妈妈正在和媒人谈论重要的事情,这时她看到我们一群人冲进来。她太惊讶了,没有保持得体的微笑。

“妈妈,我不能嫁给这样一个浪子。”我推开媒人,践踏了朴宜的邀请。

母亲破裂的笑容向她的知己张保姆眨了眨眼睛。张妈妈把人群赶走了,只留下我、朴和张玲。

常凌吓得脸色苍白,摇了摇头。“妈妈,事情不是我姐姐想的那样。宁王怕再惹姐姐生气,特地请女儿给姐姐送件礼物。”她从怀里拿出一只小玉蝉。玉蝉温暖湿润,当她看着它时,她知道它不是商品。

朴槿惠也害羞地低下了头,一遍又一遍不安地把蝉递了过来:“这只蝉是我妈妈最喜欢的。临终前,他特别命令必须把它交给他未来的儿媳妇。”知道欢对我有些误会,我不得不委托凌小姐。"

我勃然大怒,这让他们自圆其说,接过玉蝉就要鞭打到地上。我妈妈用锐利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强迫我诚实地放下它。我笨拙地转过头,扭了扭脖子。“胡说。当我看到它时,你们两个是孤独的男人,很少有女人。你很亲近吗?”

常玲一瘸一拐地跪下喊道:“妈妈,是我女儿不小心扭伤了脚。女仆为我抬轿子。宁王负责男女双方的防卫,并向女儿告别。她碰巧被我姐姐打了。”

朴槿惠也不停点头附和,他母亲派去调查的人也回来详细汇报,跟他们两个说的完全一样。

我很担心,担心事情会解决。我正准备找到一些更荒谬的论据来证明这一点,这时朴槿惠又说了一句。

他笔直地站着,恭敬地向母亲鞠了一躬,并答应道:“夫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阿环了。如果我今生能娶她,我会好好待她,非常珍惜她。这一生,只有和她一对。”

“谁想和你一起变老?”我狠狠地看了他一眼。

母亲开心地笑了,和小心避开的媒人相视一笑,用手掌问他:“如果你是未来的皇帝,这三座宫殿和六座庭院怎么能闲着?”

何寒涵微笑,谈论着大胤过去的祖先,“皇上一心一意后,是大胤的福气。这辈子有阿欢陪着就够了。”

“呸!”我的银牙在偷偷地咬。我希望我能马上把他的舌头拿开。

我中断婚礼没有造成任何延误。我妈妈跑过来劝我,“你这个傻孩子,朴怀有什么好处?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我就只能哄你对他如此忠诚。但他对你不如你对他好。他哪里比王普好?”

我固执地回答,“你怎么知道朴槿惠不是为了得到你的支持而故意这么说的?”

我妈妈开心地笑了:“即使是假的,他也是一个平庸懦弱的人。即使他在第九个五年计划中,他也只能被我们的家庭摩擦。更何况,我一直朝你看着他的心。他真的爱你。对像他这样诚实的人来说,他的心是不会被欺骗的。”

我捂住耳朵,不听,只想着祖屋怎么还没派人过来和我说话。那一天,在我离开芮成钢的宫殿后,我特意让朴怀以我的名义把它手写在我祖父母的家里,希望他们珍惜自己的才华,热爱自己的才华,并说服我母亲支持朴怀。

我母亲斜着看着我,最后叹口气从怀里拿出信头:“也不要挣扎。当你是你母亲的时候,我可以成为你祖先的主人。

虽然你们的祖先遵守家训,没有参加党内斗争,但如果他们完全脱离皇城势力,我姚家怎么能在洛阳生存一百年呢?宁王是你父亲和你祖先共同做出的最后选择。"

最后一根救生索倒塌了,我躺在沙发上歇斯底里地哭泣。我妈妈不想再和我说话了。她只告诉女仆好好照顾我,然后去前院筹备婚礼。

我不想,觉得朴怀疯了,所以趁宁王送嫁妆的时候,让淳子替我在屋里处理,然后我换上仆人的衣服偷偷溜出屋子。

芮王子的宫殿很安静,朴槿惠闷闷不乐地坐在窗户下面。我泪眼模糊,但还没来得及喊出来,我就看到了他正在写的邀请信。

我非常生气,于是我冲过去抓住手中的祈祷柱。我大声问,“你想问她吗?”

“你和王宁的婚礼已经提上日程了。为什么我不能叫另一个漂亮的女人加入我的叶河兄弟,把他们挂在你的树上?”他双手放在胸前斜向我,冷冷地说。

“你,你——”我指着他气得发抖。他手里的请柬有一种灼热的颜色,他想娶的漂亮女人的名字就在海报的顶部。我的眼泪不情愿地流了下来,我只是发了脾气。我握了握我的手,说,“住手。如果你不介意,我会停下来。因为山很高,距离很远,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

我愤怒地转过身,在他抓住我之前只走了两步。他把头埋在我的肩膀窝里。他的声音空前沮丧:“你还能教我什么?”

我立刻软化了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天堂在捉弄我们两个。看到我不再挣扎,他沉入绝境,说道:“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

“什么方法?”

私奔。他温柔地说,“让我们在卫兵不严格的日子私奔吧。你父亲找不到我们。为了面子,他肯定会改变他的女儿。当王宁和你普通的妹妹变得亲密时,你父亲就没有理由再反对我们了。”

“私奔?”我十分惊讶地把他推到一边,浑身颤抖。“你知道跑者是妾吗?”

“天知道,地球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父亲会小心掩盖你的名声。自然,没有人会知道这一切。”他再次聚集在我身边,把我抱在怀里,温柔地蛊惑我:“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很长时间,对吗?”

当我们指示王宁为篝火拾柴火时,他向月亮发誓,他将永远和我在一起。我无言以对,哽咽着,最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他非常高兴,决定不提这件事。我小心翼翼地回到办公室。我的心想要跳出我的胸膛。

我做了一个辞职的手势,然后完全停下来。我母亲开心地笑着,忙着给我买嫁妆,而我却在半夜收拾我的私奔行李,当时没人在那里。

好不容易等到我和朴怀相同意的那一天,我吹灭了灯,换上女仆的衣服,悄悄地溜了出去。

春儿替我守着角门,含泪偷偷让我走出房子。我一离开,他就用棍子把自己打晕了。这也是我教她的方式。她从小就和我在一起。我怎么能让她遭受更多的惩罚?只有当我把她打昏时,她才能得救。

出了大门,我直奔东城外的桥。晚上,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我的心在燃烧,我的心高兴得跳了起来。

在桥下的岸边,水波在黑夜中疯狂地在我脚下闪烁扭曲。咆哮的风沙沙作响的树叶,就像无数的怪物在不远处的黑暗中跳舞。我被吓成一团,黑暗激怒了朴怀为什么还没来。

过了很久,这群怪物变成了实体,跌跌撞撞地向我走来。我尖叫了一声,这才看到是几个喝醉的地痞。他们面带微笑地径直向我走来,一直在我身边微笑。

脏话从他们嘴里涌出。我尖叫着喊着朴怀的名字。但是朴怀尚没有出现,我不停地后退,几乎要后退。地痞伸出他们肮脏的手,厌恶地撕扯着我的衣服。

夜幕降临,冷冷地看着我这个不听话的高贵而高贵的女人,在空荡荡的渡口边拼命挣扎。

当我醒来时,我的衣服已经换好了,妈妈躺在我身边低声哭泣,爸爸不耐烦地双手抱着门走来走去。

“你为什么跑出去无耻地私奔?现在你已经被这伙贼清除了。你将来应该做什么?”我妈妈扑向我,疯狂地打我,泪水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

我已经麻木了我的心,只有我的眼睛还在不停地流泪。我失声并用颤抖的手寻找发髻上的发夹。“那就让我死吧。我现在怎么能配得上朴怀呢?”

“邪恶的面孔,你怎么敢提到那个小偷?你认为为什么那群醉鬼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一定是白槐用钱雇的。”

父亲阴沉着脸从外面进来,“就像父亲早些时候告诉你的,朴怀心不正,我哪里会真的爱你,而是想利用你攀附我的家人,以便可能怜悯一击。真是太好了,他做了这个恶毒的把戏,不仅把张的家人从王宁分裂出去,还逼着郭的家人嫁给他。”

“不可能。他和我一起长大,是我童年的朋友,永远不会这样对待我。”我痛苦地摇摇头。

“儿子,你相信你父母一次。朴怀和郭平阳已经就婚礼达成一致,不久将与秦晋结婚。平阳郭家财大气粗,不比我的普通家庭差多少。”

母亲反复抽泣,最后昏倒了。父亲非常生气,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拉长了。他派人去帮助他的母亲,留下了她的袖子。

我既震惊又害怕。突然的变化和突然的真相彻底击倒了我。我昏昏沉沉地陷入噩梦。在梦里,朴怀突然变成了一只嗜血的野兽,会把我遍体鳞伤地吞噬掉。

我发烧好几天了,甚至医生都说这非常危险。我还是会在偶尔清醒的日子里试着逃跑,并想找到朴怀来找出答案。但是我还没有完全提出来。朴怀和平阳郭家书的大女儿的婚姻已经提上日程。我的眼睛被撕裂了。我不认为我父母说的是真的。

尽管我生病了,我还是努力找他解释,但我父母拒绝让我出去,因为我害怕我会再次羞辱自己。即使那晚所有参与的人都被处决了,王宁仍然在我手里。

他还会嫁给我吗?

此时此刻,王宁普也再次登上我的房子,不顾过去的怨恨,继续讨论婚礼。她仍然把他当成妻子。我的父母感到惊喜,但最终我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不敢轻易答应。

他拉起袍子跪下,庄严地磕头三次,“我已经决定,欢这辈子,她遭受的这种痛苦也是我的责任。如果我能做得更好,如果我能在她眼里,我就不会白白受苦。”

别人把我扶到门口。听了他的话后,我的心像洪水一样感到内疚。我现在是这样的人,怎么能接受他真诚的愿望呢?他是个好人,不应该被像我这样的人羞辱。

我慢慢走进房间,虚弱地向父母鞠了一躬。“爸爸,妈妈,如果你不把常玲的名字写下来,最好让她成为一个合法的女儿,和王宁相配。”

我父亲让我冥想,但我母亲立刻站起来,威胁说要骂我胡说八道。我正从一场重病中康复,自从我说了这些话,我的力气已经用尽了。朴也急忙帮我。我一眼就能看出我眼中的痛苦。

他紧紧地抱着我,坚定地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欢。父亲去世后借我手臂的欢是我发誓要保护我一生的欢。只要是你,你的过去只会让我更难过。”

我呆呆地呆在原地,不妨他这样想。他坚定地看着我,把我丢弃的玉蝉塞回手中。“我的心渴望着你,我的誓言将在今生今世保持不变。你将永远是我的妻子和唯一的妻子。”

母亲如释重负地点点头,如释重负地坐回原位。父亲看起来不确定,但他的嘴角仍然微微倾斜。我捂住胸口,突然扑到他怀里抽泣起来,仿佛要哭出我一生中所有的眼泪。

结婚日期已经定了,这次我不会出声了。我会像木偶一样戴上凤冠,穿上官服,把玉蝉从他身上挂在腰上,在喧闹的打击和殴打中走进新房。

待众人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