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船网>时事>王新庆:忍着病痛定格邓小平阅兵珍贵瞬间
  
  

王新庆:忍着病痛定格邓小平阅兵珍贵瞬间

2019-10-23 11:44:06 阅读量:3830
  

 

王新青在35周年阅兵式的采访中展示了他的工作照片。

[燃烧时刻]

作为新华社的摄影师,王新青参加了1984年10月1日国庆三十五周年的庆祝报道,留下了邓小平同志在长安街游行的经典照片。

[祝福祖国]

我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生活更加美好!-王新青

王新青同志在国庆三十五周年阅兵式上检阅部队的照片。

时间可以追溯到1984年10月1日上午,也就是国庆三十五周年,当时邓小平同志开着一辆敞篷车视察部队。第二天的主要媒体刊登了张晓平同志阅兵的照片。照片中,邓小平同志严肃的表情和非凡的气度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十五年过去了,拍摄这张照片的新华社记者王新青用新鲜的记忆讲述了过去。

从1959年国庆节后到1984年,已经有25年没有国庆阅兵了。因此,国庆三十五周年的盛大游行意义重大。这是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中国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成果的展示,也是国防现代化的响亮号角。

王新青回忆说,那一年邓小平同志的游行队伍前面有两辆平行的领航车。汽车的北面是中央电视台的摄制组,南面是新华社记者和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制组。作为试点列车上唯一的新华社摄影师,王新青肩负着记录阅兵和为一个重要历史时刻固定画面的重要任务。

为了完成这项任务,43岁的王新青向新华社摄影部负责拍摄领导同志的老记者咨询使用什么样的镜头、准备多少部电影以及在哪里调整快门速度和光圈...可以说他已经做了作业。新华社为王新清配备了尼康80-200毫米远摄镜头,这是当时最先进的。考虑到邓小平同志经过长安街的时间有限,他总共准备了3台摄像机,以便在现场换片和推迟时间。

早上7点左右,王新青早早地到达了天安门广场。此时,离10点钟庆典正式开始还有3个小时。在与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制组会面后,他决定沿着邓小平同志参加阅兵的路线跑几圈。9点多,最后一次试运行开始了。载着王新青的领航车正沿着长安街的游行路线行驶。突然,司机突然停下来。正在公共汽车上摆放照相机的王新青背对着司机。随着惯性被抛出,挂在他胸前的相机也因惯性而转动。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来保护摄像机,把他的右肋骨撞在了驾驶汽车的特殊护栏上。

"我有几分钟无法呼吸。"许多年后,78岁的王新青仍然对这起小事故印象深刻。车里的人来帮助他。王新青冷静下来,感到右肋骨一阵剧痛。几分钟后,他直起了怒火,发现相机后面的一卷胶卷刚好卡在他的腰和栏杆之间,整卷胶卷都被压扁了。

庆祝会就在眼前,王新青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他跑到长安街的医疗点,发现一块橡皮膏粘在他的肋骨上。短暂休息后,他又上了公共汽车。回忆当时的情景,王新青说:“当时,我是唯一一个跟着领航车拍摄的摄影师。没有多余的手。责任感和使命感促使我坚持到最后一刻。”

上午10点左右,阅兵仪式的旋律响起后,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同志乘坐红旗黑色敞篷阅兵车,在阅兵总指挥秦奇伟的陪同下开始阅兵。邓小平经常向官兵挥手,喊道:“同志们好!”当游行队伍经过时。“同志们正在努力工作!”军官和士兵们齐声喊道:“好首长!”“为人民服务!”

这时,王新青意想不到的问题又出现了。他所在的驾驶员停车位在邓小平同志乘坐的巡逻车东南约50米处。他想抓住邓小平同志向官兵挥手的时刻,但每当邓小平同志挥动手臂时,他就会捂住脸。因此,很遗憾邓小平同志在最后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中没有挥手。

从天安门广场到东单,不到两公里远,游行车用了不到10分钟。刚刚受伤的王新青,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完全忽略了疼痛。他不断转动身体寻找最佳角度。邓小平同志宝贵的阅兵时刻就这样被固定在他的手中。“那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我不能拍假照片。我把快门速度调至1/500秒,很快就完成了从三台相机上拍摄三卷胶卷的工作。”王新清回忆道。

王新青35周年游行照片。

下车后,王新青爬上天安门广场以西两米多的木梯继续拍摄。直到下午3点下班回到新华社,他才独自骑车去宣武医院。只有在医院检查后,我们才发现第七根和第八根肋骨都断了。当他到家时,他坐在沙发上,再也站不起来了。他在家休养了40多天。

枪击事件成为王新青一生难忘的经历。邓小平同志阅兵的照片当时在各大报刊上发表,这让我很欣慰,也没有辜负新华社和同志们对我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