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船网>社会>刚死了儿子孙女又失踪,陌生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腿发软
  
  

刚死了儿子孙女又失踪,陌生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腿发软

2019-10-29 09:26:02 阅读量:951
  

 

应用程序作者:我来自东方

晚上九点钟,讲座一结束,祁雨就跑出图书馆的讲堂,奔向他的研究生导师。

在三个小时的讲座中,后排几个喃喃自语的女学生盯着祁雨,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盘绕的铁丝洞的唐长老。

因为学校非常重视这个讲座,为了美观,它安排研究生院的所有心理学学生穿白衬衫和西装裤,这让人们第一眼就觉得自己掉进了哪个保险窝点。

一套熨好的白衬衫,袖口折叠了20%,再加上一脸刚刚好的病态,更是给30年代初的齐镰增添了一种久违的绿色少年的感觉。

难怪会被一排女妖精盯上...

祁雨藏在老师身后,用眼睛告诉女学生:“我还有事要做,你可以退休了。”

正在这时,齐雨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了。另一端传来刑警小马的声音:“齐格·齐格,我们的老板喝醉了。他开车出去了。请过来接他,然后开车送他回去。我们都醉得不能开车了!”

祁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地说:“你问你老板我是不是应该开八架歼31把他带回去?”

尽管祁雨心里发誓,但他还是向导师问好,并匆匆赶到小马说的地方。

有时他会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仍然是一个四处奔波的前线刑事警察...

……

当我看到喝醉的林伟阳时,货物正拿着两个鼓在柜台上敲打。节奏相当强劲。我一点也看不出这个人喝得太多了。这也是他高中生涯的回归。

小马看见祁雨来了,就把林维扬从柜台上扔给祁雨。

林维扬迈着小步对队员们喊道:“孩子们!我陪老师带回去……”

他还没说完,就被祁雨拉走了,他捂着嘴捡垃圾。

坐在副驾驶上,林维扬不停地发牢骚:“我是一只小青蛙,呱呱呱呱!”

齐雨一边开车一边说:“来吧,你只是一只癞蛤蟆。”

林维扬指着祁雨说:“华静,来吧,给你哥哥祁看一圈火。”

祁雨没有忍住笑。我不知道在办公室努力工作的华静同志听到老板的话后会有什么感觉。

等红灯的时候,林伟阳又变得焦躁不安起来,脸上带着笑容,捏着嗓子开始唱民歌:“郎尚香,姐儿尚优,喊呦哥哥,爱人哥哥呦呦呦呦呦呦呦你等我好……”

祁雨真想杀了这250人。

绿灯亮了,祁雨踩下油门,但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以极快的速度从右边冲了上来,显然闯了红灯。

祁雨的瞳孔骤然缩小,猛踩刹车。他只是设法让出租车经过,避免了一起车祸。

直到出租车消失在路的尽头,祁雨仍然没有减速,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靠在椅背上,背上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冷汗一颗颗地从额头上滚下来...

他知道他在三年前的事故中离开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看到事故,即使是小小的碰撞,也会让他感到不舒服。然而,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共产党没有发生过几次袭击,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林伟阳自然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说到喝酒,他宁愿找一个替代司机或拖车公司,也不愿让祁雨帮他开车回去。他今天只是喝得迷迷糊糊。队里的猴子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顾一切地叫齐雨帮忙。

祁雨僵在驾驶座上。经过两轮绿灯,他没有发动汽车。直到第三轮绿灯亮了,又有几辆车回来了。祁雨恢复过来,再次踩下油门。

前天晚上,祁雨搜查了林伟阳的酒鬼口袋,最后确认孙子的钥匙丢了。绝望之下,他不得不把这个人带回家。

第二天早上,齐雨被一阵音乐吵醒了。他怒气冲冲地走到客厅,关了林伟阳的闹钟,他的头上长满了头发。

这个人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不变,甚至用动物世界的神奇名称“正义蓝”(Just Blue)发出警报。林队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滚到地上的,他正抱着茶几腿睡觉,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正在这时,林伟阳的电话响了。祁雨看着它,注意到它是“布谷鸟”。

他用脚踢了踢林的头:“你的副队长来了!”

说话也差,副队长叫祝子贵,颇有点古人的味道,但是林队长一个“布谷鸟儿”,吓得这味道支离破碎,再也不能蹦跶了。

林维扬闭着眼睛拿起电话,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有一份这本书以前玩过。”

朱子贵:“队长,在环路这边发生了一起车祸。死者被碾得面目全非,造成事故的司机也死了。”

林伟阳悄悄睁开眼睛。

“给我一个位置,我马上就到。”

祁雨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林伟阳,问道:“事故?”

“我不确定这是意外还是故意的。我必须看看。”林伟阳揉了揉眼睛,说道:“你太残忍了,让客人睡在客厅里。”

祁雨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扔给林伟阳:“你喝得太醉了,不能碰你。我没有力气抱你,让你睡在客厅里。洗掉酒精的味道,然后走过去。你想在刑侦队和交警队面前丢脸吗?”

说完后,他回到房子里换衣服。林维扬小心翼翼地说:“你是吗...和我一起去吗?这是一起车祸...你,不会有问题吧?”

祁雨想到昨晚差点撞到他们的那辆车,他的心怦怦直跳。与此同时,无限的可能性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我跟你一起去。我会没事的。”

事故现场极其悲惨。被击中的人是吴陶琪。他的脸上已经是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造成事故的司机杨胜也当场死亡,因为他以极快的速度撞到了墙上。

他们两个都死了。

“经过测试,司机杨胜体内酒精含量很高,属于酒后驾驶。我们从交警支队获得了监控,这可以排除自杀式袭击的可能性。这应该是个意外。”朱子贵对林伟阳说道。

林伟阳点点头,看了看那辆严重变形的出租车,然后看了看祁雨,祁雨非常不舒服地看着那辆破汽车。

林伟扬:“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回去我会送你。”

祁雨皱起眉头,摇摇头说,“我昨晚去接你了。当我经过那边的红绿灯时,一辆出租车闯了红灯,差点撞到我们。我躲开后,出租车朝这个方向跑来。”

“什么!”林伟阳说道。

“我记得出租车司机戴着一顶黑帽子,如果不是巧合的话...应该是这辆坏掉的车。”祁雨不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林伟阳想到了祁雨那难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突然他的灵魂飞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醉得像头死猪。我没有对牛弹琴的问题。”祁雨说。

林伟阳被他掐死,不得不转过头命令朱子贵:“杜鹃,请通知死者家属,把尸体带回去。我会带人去清理现场。”

……

杨涵予,杨胜的儿子,是当地两所大学之一的大学物理老师。一接到消息,他就急忙跑过去。他非常独立,表现出非常温和的悲伤,但是他的眼睛是红色的,但是他没有生任何人的气。经过手术后,他取走了杨胜的尸体。

然而,吴陶琪的父亲吴季承却不同。他在交警队制造了一个场面,并说他将“终生杀人”。必须告诉他。最后,他坐在地上,没有走路。

林伟阳不敢往下看。他蹲在老人的房子里说,“我知道你感到不舒服,但是当我们死了,当我们是警察的时候,我们感到不舒服。事故就是事故。我们不会为你对别人撒谎。”

吴季承用袖口擦了擦鼻涕眼泪,哭了起来:“我就是这样一个儿子,另一个在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就是这样一个...我的孙女只有12岁,刚刚开始初中的第一天。她很听话,甚至不知道她的父亲已经走了……”

林维扬不知道该说什么,轻轻地叹了口气。虽然他们为人民工作,但他们不能完全同情死者的家人。

“姚瑶和她的老师同学去春游了,明天才回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老人嘶哑地说。

林维扬没有说话,弯腰将吴季承从地上扶起来。

林伟阳和交警支队的队长一次说一个字。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才说服吴季承最终让老人经历这个过程,找回他儿子的尸体。

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交警支队决定拍一部宣传电影,再次提醒市民酒后驾车的危险。刑侦支队已经步入了有序的日常值班生活。

但是两天后,宁静祥和的气氛又被打破了。

吴季承焦急地跑到市局,比划了半天,直接找到刑侦队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冲了进来。

齐雨今天有空的时候来骚扰林未央。他们正在组成一个团队来玩游戏。当他们听到这些,他们摇晃了三次。

林维扬站起来问吴季承,“怎么了?”

吴季承咳嗽了半天,才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孙女吴瑶...和她的老师和同学一起去春游。她昨天应该回来的,但是她今天没有回来。恐怕她出事了!”

朱子贵在一边说,“也许孩子们喜欢玩,已经在一个同学家过夜了。别担心,老头。现在孩子不容易失去。"

吴季承焦急地喊道,“我一直在给她打电话,但是她没有接!这个孩子永远不会拒绝接电话,她是个好女孩。她不会住在同学的房子里,除非她知道她会遇见我!”

林伟阳被他叫得头疼,问道:“gps在吴瑶的手机里吗?”

“那是什么?”吴季承困惑地问道。

林伟阳生气地笑着说:“好吧,那就给我你孙女的电话号码,我帮你查一下她的位置。”

当林维扬去甄姬的时候,朱子贵急忙给吴季承端茶倒水,让老人先休息。正在这时,吴季承的手机响了,他漫不经心地拿起了:“喂?”

电话的另一端静悄悄的。吴季承刚想挂断电话,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奇怪的笑声。笑声通过吴季承小小的声音却很大的老年机器传遍了整个办公室。

原本柔软如池的泥气突然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盯着吴季承的手机。

吴季承:“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仍然笑着,然后用同样奇怪的声音唱了一首歌:“那个捡蘑菇的小女孩拿着一个大竹篮……”

吴季承顿时脸红了,在电话那头喊道:“你是谁?”

但是电话已经挂了。

十多分钟后,林伟阳回到了办公室。祁雨脸色铁青,还在想什么。见他来了,他冷淡地说:“老林,吴瑶可能被绑架了。”

林伟阳平静地说:“技术调查部门的人说找不到号码。电话卡有可能被破坏了。”

吴季承突然从椅子上跪了下来...

市局立即立案。林伟阳带着人去了吴瑶的学校,找到了几个和吴瑶一起去春游的学生和老师。

林维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中午我回来了,我看了看时间。刚过11: 30。”老师说。

"你一下车就离开了吗?"林伟阳问道。

一名女学生说:“几个男孩先走了,另外几个女孩也一起走了。我和吴瑶一起走了,因为我们约好去看电影。”

林伟阳很惊讶地说:“你会不带行李直接去看电影吗?”

女孩点点头。

"那你看完电影后会分开吗?"

“我看完电影回家了。吴瑶说她回家前想去公园散步,但我不知道她要去哪个公园。”

调查结束后,林伟阳立即给调查小组打电话:“调出市区所有公园附近的监测站,从下午3点到4点,看看吴瑶去了哪个公园!”

……

经过仔细筛选,刑事调查组终于找到了吴瑶的下落。

监控显示,下午3点40分,吴瑶独自走进滨江公园的大门。小女孩奔向喷泉,转向另一个方向。如果你再往里走,监控就无法捕捉到它。

公园是附近一个高档住宅区的配套公园。它是由一家房地产开发商私人建造的。要获取公园内的监控录像,必须找到项目部的工作人员。

林维扬派菁去旅行,菁匆匆出发,但过了一会儿她又迷迷糊糊地回来了。

“你拿到监控了吗?”林伟阳问道。

华静生气地说,“那个项目只是一个炫耀的项目,不值得一看!什么狗屁高档住宅区,监控坏了这么久也不叫人修理,那几个摄像头是放灰色装饰的!”

林伟阳和其中一个人的心沉了下去。

在所有的公园中,吴瑶选择滨江公园,正是因为滨江公园的监控被破坏了,没有得到修复。

说这是巧合,林维扬认为最好相信齐雨可以赤手空拳把一个肌肉发达的人翻过来。

警方还调出了滨江公园附近一个圆圈的监控录像。据证实,吴瑶从未走出公园。

祁雨说:“两种可能性。首先,吴瑶还在公园里。其次,她被一辆汽车带走了。就个人而言,我认为后者更有可能。”

林伟阳有点激动,说道:“在这样一个高端住宅区,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车,每天进出。所以每个人都被怀疑。你怎么检查?”

祁雨感到有点头痛,于是他把手放在额头上闭着眼睛说:“一般绑架,不管是敲诈还是恐吓,都会联系被绑架者的家属几次,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林队,如果我说现在我必须等到绑匪再打电话来,你会想杀了我吗?”

林维扬看着他,焦虑地说:“你不舒服吗?”

祁雨笑着摇摇头。

林伟阳觉得祁雨的解释并非不合理。如果他们找不到绑匪的下落,他们只能被动地等待绑匪再次联系他们。

但是如果绑架者智力低下,不按照规则玩呢?

正在这时,吴季承手里拿着手机冲出休息室,摇晃着递给林伟扬。他说,“那个人又打来了……”

林伟阳立刻紧张起来,叫了几个技术人员过来:“连接设备,找到这个号码!”

然后他对吴季承说:“回答,问你是否报警并说实话!”

吴季承哆嗦了几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按下了接听键:“喂?”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一个被变声器修改过的男声从扬声器里出来:"你报警了吗?"

吴季承紧张地看着林伟阳。后者怒火中烧,紧张地盯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的,你带走了我孙女。我能不能不报警?”

“哦,我就知道!”那人说,“但是那又怎么样,这群死工薪族能对我做什么?”

“你想要什么?”吴季承急红眼,“要钱我存到你身上还不行吗?杀了我...杀了我,我会给你我的生命,让我的孙女走!”

男人笑着说,“老东西,不要自以为是,你的生命没有那么宝贵!”

吴季承想说点别的,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心痛的哭声。声音如此尖锐,以至于每个人的心都被劣质的扬声器穿透了。

吴季承当场昏倒,电话被那边的人切断了。

祁雨站起来,嘶哑地对林维扬说,“我觉得绑架者不是为了勒索,而是为了简单地折磨家人……”

“你生病了吗?你为什么傻?”林伟阳皱着眉头说道,转身问技术员,“怎么样?”

技术员摘下耳机说,“是的,北郊另一边的一家招待所就要出城了。这需要两个小时。”

林伟阳站起来,穿上制服,说道:“一组和二组跟我来申请枪支!”

最后,他看着祁雨,祁雨的眼皮耷拉着,他显然不舒服,但仍在努力抗争。他对华静说:“送你哥哥祁回家,让他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做个魔鬼。”

林维扬坐在警车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隐隐不安,仿佛即将发生什么他很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他想点一支烟,看了看执法记录员,想起了生死未卜的小女孩吴瑶。他默默地从口袋里抽出手,紧张地抓着头发...

另一方面,齐雨被华静送回家。为了表示感激,他从冰箱里拿出一堆零食,塞进华静。

华静受宠若惊,说道:“齐兄弟做到了。这足够我吃很长时间了。去休息吧……我给你拿些药。你吃完后我会回车站。”

祁雨脱下外套,瘫倒在沙发上,对华静说:“小华二,你可以稍后到局里查看吴季承的档案。”

华静:“啊?为什么?”

"我觉得绑架者认识吴季承,至少他们应该是老朋友了."祁雨虚弱地说,“绑架者不是为了钱,他们只是在折磨吴季承,主要是为了几年前的个人恩怨。请核实吴季承是否与任何人有任何争执,并给林伟阳发一份有用的复印件。”

“好吧,我回来后会检查一下的。”华静把药拿来给祁雨,迟疑地问:“齐格,你呢...比如当警察?”

祁雨微微笑了笑,她的眼睛突然变红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喜欢它。我从小就一直想要它。”

华静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吹了两下自己的大脸。提及别人的悲伤也没关系。华静,你真的欠它的!

……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苦工作,林伟阳和他的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招待所。老板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见一群警察进来了。他立刻蹲下身子,双手抱着头,像鹌鹑一样颤抖。

林维扬没有时间照顾他,带着两队持枪的人上了二楼。

跟着技术员跟踪的小红点,林伟阳在走廊尽头找到了一个房间。做了几个手势后,林队长带头踢开门,把手枪举到里面:“警察!”

一群警察鱼贯而入。在小房间里逛了逛后,他们发现房间是空的,里面甚至没有鬼。

小马从缝纫机上拿了一部手机递给林伟阳:“队长,手机还在,人不见了……”

林维阳心里的不安感越发浓了起来,他把手机递给技

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