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船网>社会>孙小果保护伞涉嫌的这两项罪名,了解一下?
  
  

孙小果保护伞涉嫌的这两项罪名,了解一下?

2019-11-03 16:08:53 阅读量:3355
  

 

备受关注的孙小果一案已经重审,涉嫌利用职务之便犯罪的19名公职人员和关键同伙已被移交审查和起诉。在公职人员“保护伞”涉嫌的一系列犯罪中,有两种——徇私枉法罪和为私利减刑罪。

为了个人利益而违反法律和为了个人利益而减刑的罪行是什么?在与黑人相关的腐败方面,在过去两年中,围绕这两起犯罪发生了哪些典型案例?

徇私枉法罪和营私舞弊减刑罪的犯罪主体都是特殊主体,即司法人员,主要是司法人员中从事侦查、起诉和审判的人员。

为了个人利益而违反法律是什么罪

《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徇私枉法罪”:司法人员为了他人的利益枉法,为明知自己无罪的人起诉,故意包庇明知自己有罪的人不起诉,或者故意违反事实和法律在刑事审判中作出枉法判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例如,涉嫌下列具体情况,应立案:

对知道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人,故意以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违法的手段,包庇其不立案、不调查、不起诉、不审判。原荆州县副县长、原湖南省公安局局长杨建国,为了帮助涉案酒店老板摆脱犯罪,实际上在看守所找到了替代他的人,还教他如何应对公安机关的讯问。最终,杨建国被“双重开放”。2018年10月,怀化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处他三年零九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万元。

通过伪造、隐藏或销毁证据或其他隐瞒事实或违法的手段,严重犯罪的人被故意起诉的程度较低,轻微犯罪的人被起诉的程度较高。涉嫌故意杀人,在网上被通缉,最后因过失致人死亡被判轻刑?湖北襄阳市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案例。更奇怪的是,调查人员发现这么大的刑事案件没有被列入公诉。经过彻底调查,最终确定樊城区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原后台夏琳秘密销毁了公诉内部卷宗。经过对夏琳的调查,他发现当时担任樊城公安局刑侦支队中队长的刑事案件组织者吕鹏收受贿赂。在调查和取证过程中,为了将重罪转化为轻罪,他违反了案件的真相,并从过失致人死亡罪中收集了有利于陈某轻罪的证据,导致对陈某重罪的量刑较轻。截至2019年4月,夏琳和吕鹏等八个伞已移交司法机关,其中六个已被开除党籍。

立案后,采取伪造、隐匿、销毁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或者违法手段的,应当采取强制措施代替强制措施,或者即使采取强制措施,也应当中止调查或者超过法定期限不采取措施,不予理会实际放弃,并非法撤销或者变更强制措施,致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际脱离司法机关调查起诉的。前长沙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支队长胡志国曾是公安模范,但在2017年9月被击败。胡志国与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李某关系密切。2002年,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受理了李某涉嫌虚报出资和挪用公款的案件。在当时的副领导人胡志国的“行动”下,对李某的强制措施先后改为监视居住和取保候审。2018年4月,胡志国被“双开”。对其涉嫌违法犯罪的调查结果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涉嫌犯罪所得随案移送。

在刑事审判中,人们故意违反事实和法律,做出违背法律的判决或裁定,即宣告无罪或宣告无罪,或重罪轻判,轻罪重判。2017年2月至8月,吉林省龙井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前首席法官、审判员曹湘春在审理彭寿春领导的犯罪团伙一案时,接受他人利用职务之便的请求,违反事实和法律。不应判缓刑的彭寿春被判缓刑,因为他在彭寿春提出的案件中的证词和关键证人的文件证据是未经法律程序通过的。2019年3月,曹湘春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的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此外,对于知道没有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应当以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或者违法手段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立案、侦查、起诉或者审判,或者以其他枉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

徇私枉法罪和减刑罪是什么

《刑法》第四百零一条规定:“徇私舞弊的罪犯,不符合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司法工作人员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例如,涉嫌下列具体情况,应立案:

刑罚执行机关工作人员对不符合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捏造事实、伪造材料,非法提交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法官不符合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徇私舞弊,非法下令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监狱管理机关和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对不符合监外临时执行条件的罪犯徇私舞弊,非法批准监外临时执行的;无权报告、裁定、决定或者批准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伪造有关材料,致使不符合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因徇私舞弊,应当追究减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刑事责任的其他情形。

谈到腐败和减刑的典型案例,我不得不提到山西太原黑社会头子任艾君。任艾君于2003年因组织和领导类似黑手党的组织、绑架和其他犯罪行为被判处无期徒刑。然而,在多次减刑后,他于2013年6月获释。在他非法减刑的过程中,监狱、法院、检察和公安系统等90名公职人员“卷入了浑水”。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王伟多次主动迎接以下监狱。晋中监狱利用汾阳监狱给予任艾君奖励积分及相关伪造减刑证明材料,要求将其刑期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本应发挥审判监督作用的法院和检察院也让水从一层流到另一层。从院长、负责院长、法院院长到主审法官,所有人都违反了法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前专职委员管仲翔担任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曾三次为减轻任艾君的刑期而枉法。2018年,关中乡被“双开”,另外三名省级干部也被同时处理——省委书记兼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王伟;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高旗被“双开”;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贾文生被开除党籍,退休福利也被取消。

(来源: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微信公众号)

广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