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船网>财经>互保泥潭艰难“拔腿”西王集团再成被执行人
  
  

互保泥潭艰难“拔腿”西王集团再成被执行人

2019-11-14 13:35:33 阅读量:3813
  

 

"所有债务都将如期偿还,我们绝对不会违约。"王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喜集团”)董事长王曾勇在今年5月13日的媒体交流会议上表示。9月30日,王喜集团质押了其上市公司的部分股份。7月18日和9月19日,王喜集团分别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拟执行人,两个执行标的总金额超过1.4亿元。

王喜集团两次被列为执行人,导致王喜集团发行的债券暴跌一次。王喜集团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由于王喜集团作为担保人承担的担保责任,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目前,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在上一次“七星互助保险”事件中,王喜集团和邹平县供电公司都是担保人。该事件由王喜集团向邹平县供电公司贷款担保。该事件是“七星互助保险”事件的续篇。

王喜集团的困境始于山东省邹平县七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星集团”)的70亿元债务危机。作为七星集团债务的最大担保人,王喜集团承担了七星集团的部分债务。在政府的帮助下,王喜集团解除了与七星集团的担保关系。然而,2017年3月,在七星集团的雷爆之后,王喜集团一直是舆论的焦点。其高达300亿元的债务也被称为悬在王喜集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债务泥潭“开始了”

到目前为止,王喜集团还没有完全摆脱“七星互助保险”事件的困境。

在山东省,“互助保险”一度成为民营企业的普遍现象,但随之而来的互助保险危机引发了连锁反应。王喜集团和七星集团都位于山东省邹平县,相互之间有保险关系,七星集团的金融危机最终将王喜集团拖入泥潭。

“相互保险主要发生在地区集中的私营企业中。互助保险的本质是企业互相担保,以达到借贷的目的,但如果其中一个有问题,就会把每个人都拖入水中。”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告诉记者,上市公司的相互保险曾经是一个长期存在的a股问题,也是监管机构此前一直关注解决的一个隐藏风险,因为其中一家公司的倒闭可能会导致更多担保圈企业倒闭,给许多投资者造成损失。

2017年3月,据透露,七星集团的资本链已经断裂,无法偿还各种债务。王喜集团、七星集团及其子公司担保金额达到29.07亿元。作为最大的担保人,王喜集团曾经接待过七星集团。虽然后来有人说王喜集团有意收购七星集团的资产,但不可否认,王喜集团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顺利收购七星集团并不容易。

2018年2月,由于发行过程中公司主体信用评级下调,王喜集团取消了2018年第一批价值5亿元的短期融资券。大公国际(Dagong International)对此次降级的解释是,七星集团的破产重组计划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敲定,公司面临着进一步的偿债压力。相关方未按计划推进,七星集团担保关系未解除,公司面临的补偿性风险进一步加大。

在政府干预下,王喜集团解除了与七星集团的担保关系。最终,王喜集团并没有像以前一些人认为的那样接管七星集团的资产,而是最终接管了七星集团的部分债务。据审计机构称,王喜集团七星集团的担保金额从之前的29.07亿元减少到25.53亿元,赔偿金额从王喜集团七星集团支付的费用中扣除。

“七星互助保险”事件发生后,经过省、市、县政府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处理情况非常令人满意。王喜集团现在正在撤出它的腿,但腿上仍然有泥。接下来,是时候考虑如何以可持续和健康的方式发展了。”2019年5月,王勇对公众表示:“虽然他已经走出困境,但市场仍有后续影响,仍处于复苏阶段。再过两个月,也就是说,到今年6月底,这个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了。”

关于王喜集团的情况,当地一些银行家告诉记者,去年以来,山东省大部分银行收紧了对企业的信贷,并向部分企业申请抵押贷款,影响了许多民营企业的资本链。

迄今为止,王喜集团仍未摆脱这一事件的泥潭。根据上海清算所网站公布的数据,王喜集团2019年半年度财务报表显示,截至6月30日,王喜集团负债总额为306.8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63.69亿元。本期王喜集团流动资产总额135亿元,其中货币资金13.74亿元,2018年底为31.78亿元。

粮油巨头最近的担忧

在当今粮油市场环境下,王喜食品食用油的发展前景尚不明朗。

王勇通过建立采油厂发展了一个庞大的王喜系统。然而,在当前粮油市场环境下,王喜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喜食品”,000639.sz)食用油的发展前景并不明朗。回顾王喜食品近年的财务业绩,可以看出王喜食品的食用油收入波动在25亿元左右,而上市公司王喜食品收购加拿大运动保健品公司可儿后,业绩大幅提升。

“在食用油市场,王喜食品是玉米油田的龙头企业,但如果其自身功能和附加值无法提高,该类别未来将陷入价格竞争。这一类别在玉米油市场的低附加值决定了它的低溢价。”快餐产品营销专家卢胜珍表示,无论是王喜食品实施多元化还是购买其他资产,都是为了保持上市公司的盈利。

尽管王喜集团一度陷入相互保险事件,但其三家上市公司(王喜食品、王喜特钢和王喜房地产)和一家金融公司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使得王喜集团能够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缓解相互保险危机中的部分资金短缺。

2019年7月30日,王喜集团宣布获得省、市、县政府30亿元发展基金的支持,但仍未改变王喜集团的高负债状况。据王喜集团负责人声明,从宏观角度来看,整个集团已经走出了“七星互保”事件的影响,但从公司资本流动的角度来看,由于银行政策和各种因素,负债和资本仍处于压力之下。

王喜集团通过股权增加现金的能力也达到了极限。根据王喜食品9月11日发布的最新公告,王喜集团持有公司3.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70%,累计质押/冻结股份共计2.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58%。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2.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2%,累计质押/冻结股份2.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2%。王喜集团和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为一致各方,共持有52.32%的股份,双方累计质押率达到96%。在香港上市的另外两家公司已作出承诺。此外,王喜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其他子公司的股份也已质押。

在运营层面,今年5月,王喜集团董事长之子王迪辞去王喜食品董事长职务,由前总经理王辉接任。从产业结构来看,克尔公司在北美的收入接近该公司目前收入的一半。然而,由于目前对国内保健品审批的限制,克尔公司在该国的业务被推迟。在2018财年,由于玉米胚芽价格保持较低,王喜食品食用油全年保持较高的毛利率,尤其是下半年。2019财年上半年,食用油毛利率同比下降9.6%,但食用油业务整体规模仍保持缓慢增长。

据公开数据显示,玉米油市场高度集中,怡海嘉里、王喜、长寿华和涪陵门四家企业占有8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中,万寿花和王喜食品是兄弟企业,都位于王喜村。仅从食用油行业来看,万寿花的收入略高于王喜食品。“王喜曾是怡海嘉里的上游供应商。王喜在上游产业具有优势和规模,但随着怡海嘉里的上游布局,王喜开始加大下游产业的发展。”卢胜珍告诉记者。

目前,业界对王喜食品的发展前景仍持乐观态度。“虽然食用油的增长接近上限,但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保健品业务的发展前景总体乐观。”卢胜珍表示,但只有大股东的资本风险逐步得到化解。

(编辑:赵金波)

云南快乐十分 浙江快乐十二 幸运28购买 上海快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