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船网>综合>「凯盛网域名」八菱科技子公司业绩真伪调查:大客户数据成糊涂账
  
  

「凯盛网域名」八菱科技子公司业绩真伪调查:大客户数据成糊涂账

2020-01-11 19:01:26 阅读量:903
  

 

「凯盛网域名」八菱科技子公司业绩真伪调查:大客户数据成糊涂账

凯盛网域名,8 月 22 日 ,八 菱 科 技(002592,SZ)回复了深交所关注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其子公司北京弘润天源基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润天源)前五大客户的数据出现了另一个版本,但回复函未对此作出任何解释说明。

这只是冰山一角,这家并入上市公司仅三个月的生物科技企业,宣称主打细胞技术及健康管理服务,建造了目前全球最大细胞生物样本储存库平台,联合实验中心遍及欧洲诸多国家。八菱科技称,收购符合做大做强的战略需求,对公司及全体股东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它的客户却未能“出圈”。近两年主要8家年度大客户中,3家为关联方,另外5家虽被认定为“非关联方”,其中至少有4家客户同弘润天源有(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大客户背后的股东曾与弘润天源董事长王安祥一起以同家公司高管身份出席活动;有大客户跟王安祥旗下公司注册地完全一致。

这样一家公司,能成为八菱科技转型的顶梁柱吗?

已审计数据也能变

今年5月30日,八菱科技公告宣布其此前以9亿元价格收购的弘润天源51%股份工商变更登记完成。

与原本卖汽车零件的八菱科技截然不同,弘润天源主要产品分为两大类:一是细胞技术服务,包括免疫细胞、胎盘/脐带干细胞储存等;二是健康管理服务,包括健康评估检测、肿瘤预警检测等。

结合多份公告来看,弘润天源业绩确实也经历了飞速发展,并于近两年趋于稳定:2014~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0.38亿元、0.84亿元、2.28亿元、3.38亿元和2.9亿元。激增的业绩背后是奇高的毛利率,2015~2017年及2018年前8个月,弘润天源毛利率分别为87.55%、85.34%、90.96%和91.13%。对此,深交所要求八菱科技对弘润天源毛利率的真实性作出说明。

关于八菱科技收购弘润天源,深交所多次关注并发函问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不知何故,八菱科技在8月22日的回复公告中悄然修改了弘润天源年度前五大客户的部分公司名称和销售数据。

总结先后不同的回复公告,弘润天源2017年、2018年的主要客户共有8家,分别为:北京安杰玛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杰玛商贸)、北京朗诺基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诺基业)、北京杰玛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杰玛健康)、沈阳众励健康保健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众励)、深圳市安杰玛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安杰玛)、哈尔滨顺宏鑫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宏鑫投)、鼎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华生物)、北京柏乔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乔健康)。

在八菱科技今年1月26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公告(公告编号:2019-023)中,弘润天源2017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鼎华生物、安杰玛商贸、北京杰玛健康、沈阳众励以及朗诺基业,对应销售额(不含税)分别是5466.08万元、5137.06万元、4232.94万元、3861.89万元及2837.92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八菱科技在这份公告中注明,弘润天源2017年的财务数据已经审计。但让人想不到的是,8月22日八菱科技再次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前述已经审计的数据竟然发生了变化。

新的2017年前五大客户名称变化为鼎华生物、安杰玛商贸、北京杰玛健康、柏乔健康以及沈阳众励,即前三名客户名称未变,后两名发生变更。与此同时,除北京杰玛健康金额未变外,其余的销售金额均“缩水”了(如右上图)。

由于2019年初的回复函已经明确表示,2017年数据经过审计,理论上这份数据可以认定为“准确无误”,即这些销售数据已严格按照收入确认条件确认收入,不存在差错。引起变化的,可能因为统计方式的不一致。

观察两份名单的前置条件,唯一区别在于较早的回复公告明确表示销售额为“不含税”,而8月22日披露的数据并未明确是否含税。但一般而言,含税销售额应当高于不含税销售额,若后披露的数据为“含税”销售额,则应当大于早先披露的数据,因此,上述数据差异无法用“含税变化”来解释。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若较晚披露的版本对销售额作了处理,5家大客户的数据也应当是同比例减少,大客户排序却并不会因此发生变化,但八菱科技8月22日的回复函披露的年度客户数据显示,金额“缩水”比例不一,且有新面孔出现。

变动后,前五大客户合计占比下降

经审计的数据可以毫无征兆地调整,更别说未经审计的数据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八菱科技前后的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弘润天源2018年度前五大客户名称及排序信息一致,分别为安杰玛商贸、沈阳众励、朗诺基业、深圳安杰玛及顺宏鑫投。但这五大客户对应的销售数据则出现了较大变化。

在1月的回复函中,弘润天源2018年度前五大客户对应的销售额分别为10412.97万元、5857.34万元、4773.47万元、2430.02万元和1242.23万元。

但最新一份回复函对其中具体的销售数据作出了调整,新的数据分别为10276.06万元、5803.57万元、4426.30万元、2295.11万元和1126.19万元。

记者注意到,在8月22日披露的回复公告中,八菱科技同样未在公告中对此修改作出解释。但八菱科技称,会计师对主要经销商执行现场核查程序,同时对主要经销商2017年度、2018年度销售收入含税发生额、应收账款余额进行函证。

八菱科技还称,会计师检查了已确认收入的真实性,但也提及未对弘润天源的终端客户进行函证和走访访谈程序,理由是终端客户的信息属于敏感商业信息和客户隐私;终端客户样本总量较大,访谈覆盖实务上无法达到统计学样本量等。

无论是何种原因,数据调减的“效果”明显。

在早前的版本中,2017年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额为21535.89万元,占年度营收的比例达到63.7%。但数据悄然变动后,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仅为19560.92万元,占年度营收比例弱化至57.86%。

较早版本披露,弘润天源2018年对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24716.03万元,计算可知占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85.27%。而后期发生数据变动后,五家大客户合计销售数据也减少至23927.23万元,占比也微幅下降至82.55%。

实际上,对主要经销商的依赖,也是深交所关注函中提到的问题,深交所要求八菱科技对此问题作出解释说明。回复函给出了上述较低版本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并提出“经销商集中程度较高;弘润天源与经销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对经销商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

朗诺基业2018年底才成为关联方?

根据八菱科技公告,安杰玛商贸、北京杰玛健康和朗诺基业是弘润天源的关联方,是弘润天源实控人王安祥实际控制的企业,其余客户未披露有关联关系。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了以上客户并选择部分进行了走访,发现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根据工商资料,朗诺基业成立于2014年9月,成立至今,其股东均为杨云锦及皮勇,持股比例分别是99%、1%,与王安祥或弘润天源并无直接关系,这些工商资料也未发生过变更。

弘润天源曾在新三板挂牌,其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披露称,朗诺基业并非公司关联方,公司随后在新三板披露的所有公告中也未提示双方存在关联关系。

弘润天源2015年年报披露,成立当年,朗诺基业便与弘润天源展开了合作,双方在2014年11月19日签订《服务外包协议》,约定由朗诺基业负责接待客户,包括住宿和餐饮、会议安排、宣讲等,弘润天源支付朗诺基业接待客户所消费收入(含税)的10%作为服务费,若朗诺基业只提供了客户服务,服务费比例调整至6%。2014年、2015年弘润天源支付给朗诺基业的服务费分别为94.8万元、748.15万元。

同时,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截至2014年底,弘润天源预收朗诺基业30万元的细胞免疫分析款。

工商注册地址显示,朗诺基业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半壁店绿茵花园别墅桃园150号楼1层101。同时,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王安祥实际控制企业)网站一则消息称,2014年10月16日,首届“免疫与基因技术国际高峰论坛”在朗诺生命庄园举办,朗诺基业生物大楼正式开业。

据此,朗诺基业位于北京大兴半壁店的朗诺生命庄园内。而据弘润天源官网披露,其北京生物样本库地址也位于此处。

8月26日,记者实地走访朗诺生命庄园。从外部看,这座庄园较为隐蔽,只在围墙角落设立了一个招牌,铁制的大门也处于关闭状态,只有等汽车鸣笛或顾客主动敲门才会有保安前来拉开。

不过,朗诺生命庄园内部景色与其给人的第一印象完全不同,分散坐落的欧式别墅建筑外墙崭新,园区内绿化优美。不过,庄园内两座最大的建筑则被用作月子中心,名称为“杰玛家月子中心”。记者以消费者身份采访时了解到,“杰玛家月子中心”已经营业两年。较为特别的是,“杰玛家月子中心”还提供储存脐带或胎盘的干细胞业务,该项业务是与弘润天源合作的。

“之前很多客户都去参观过我们的样本库,很多客户既住月子会所又储存脐带、胎盘干细胞。具体储存价格在2万到4万元之间。”一位负责干细胞储存的销售告诉记者。不巧的是,前述样本库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参观。

而从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直到2018年底,深交所关注函问询北京安杰玛成员企业名单时,弘润天源才披露称,朗诺基业属于“在王安祥控制之下的安杰玛成员企业”,是关联方,但弘润天源并未就王安祥如何对朗诺基业形成实际控制作出说明。

那么,在朗诺基业设立至今投资人、地址等均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王安祥是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对该公司形成了实际控制呢?抑或是说,从挂牌新三板开始,弘润天源就对二者之间的关联关系有所隐瞒?

大客户沈阳众励:股东在王安祥旗下公司任监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即使在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后,弘润天源方面与非关联方大客户之间,也存在着难以厘清的关系。

沈阳众励成立于2017年5月,其股东为柳春华、马作良,持股比例均为50%。八菱科技在不同公告中披露了对沈阳众励不一致的销售数据,若选取8月22日的为准,则2017年、2018年,弘润天源对沈阳众励分别销售2399.9万元、5803.5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7.10%、20.02%,分别是第五大、第二大客户。

公告披露,弘润天源与沈阳众励没有关联关系。但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到的信息则显示,在2018年9月21日北京杰玛健康的一次信息变更登记中,柳春华已任职董事;今年1月17日,北京杰玛健康再次发生人员变动,柳春华由董事变更为监事。而经股权穿透后,北京杰玛健康背后的实控人为王安祥。

此外,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在2017年以后的报道中,“柳春华”的职务是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副总裁、市场总裁,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东北分公司总经理、沈阳安杰玛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在2018年后的报道中,“马作良”为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全国营销策划总裁(王安祥为该公司董事长)、沈阳安杰玛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例如,“无癌中国我的梦”网站上曾发布一篇名为《“无癌中国我的梦,东方基因在行动”走进清同会》的文章,其中提到,2017年11月22日,1000余位企业家欢聚在陕西省国宾馆,其中,安杰玛集团董事长王安祥,安杰玛集团市场总裁柳春华出席。

该网站还曾发布《无癌中国我的梦,东方基因在行动——第四次“公益双创”研讨会》,其中提到,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董事长王安祥做了《说出我世界,创造我奇迹》的精彩演讲,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市场总裁柳春华对公益双创项目基因检测版(疑为板)块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市场总经理马作良现场解答了参会人员提出的各种问题,大家提高了对基因技术和公益创业的认识。

此外,今年4月17日,中国杰出女企业家网发布了一篇名为《2018中国百杰女性创业人物——柳春华》的人物介绍,其中提到柳春华是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副总裁、沈阳安杰玛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且在2008年创立了安杰玛事业集团东北分公司并任总经理。

很明显,非关联方大客户沈阳众励的股东柳春华、马作良,实际上与王安祥是上下级关系。

大客户深圳安杰玛:与王安祥旗下企业同址

弘润天源2018年的第四大客户为深圳安杰玛,这家公司与弘润天源的关系同样明显。

从工商资料层面看,虽然深圳安杰玛100%股东车梓豪与弘润天源毫无牵连,但这家公司注册地址在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渔农村名津商业广场1栋307,工商登记电话为0755-23XXXX62,与王安祥控制的企业“深圳市安杰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同一地址,电话也一致。

同时,王安祥任职董事长的法国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官网上披露的法国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深圳)的地址也在这里,但该公司的联系电话为0755- 23XXXX63。根据介绍,法国安杰玛国际事业集团主要就是通过会所提供SPA服务及销售精油产品。

8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该地址,商业广场大厦标注有“1栋307”的墙体旁贴有“安杰玛会所”的红色大字招牌,沿着手扶电梯直达3楼,则可以见到“安杰玛国际SPA会所”,但该会所目前大门紧闭,相关人士称该会所目前没有营业,穿过大门玻璃可以见到内部设备。

在8月22日的公告中,柏乔健康是“新晋”大客户。根据工商资料,柏乔健康成立于2017年10月,目前是自然人祁君红持股100%的企业。其在成立当年即向弘润天源采购2758.08万元,成为年度第四大客户。

此外,同样在成立当年即进入年度客户名单的还有鼎华生物,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目前股东为刘景林、王成立,持股比例均为50%。成立当年,鼎华生物即向弘润天源采购5443.43万元,为年度第一大客户。

八菱科技公告披露,这两家大客户均不是弘润天源的关联方。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两家从股东层面上与弘润天源毫无关系的客户,均与名为“董小丽”的人士有关。

进一步查询工商资料可发现,祁君红实际上是在今年1月23日才受让原投资人的股权成为柏乔健康100%股东,在此之前,该公司股东为董小丽(下称董小丽A)及汪万里,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1%、49%。

同时,董小丽A是该公司经理、执行董事,汪万里是该公司监事,随着今年1月这两人退出对柏乔健康的投资,这些身份也一并变更。

进一步查询鼎华生物的工商资料也能得出类似结果。该公司原投资人名单中,也出现了“董小丽”(下称董小丽B),2017年7月17日,董小丽B退出了股东行列。

此外,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名为“董小丽”的人同样出现在2017年、2018年的新闻报道中,其职务为中国安杰玛健康事业集团总裁。

2018年4月27日,蓬建集团官网发布名为《迪拜考察团瑞岩·阿勒阿扎基一行参观考察蓬建集团》的文章,其中提及参观人员包括“中国安杰玛健康事业集团总裁董小丽”。

记者曾尝试电话拨打鼎华生物工商资料及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但均未能得到进一步的信息。

鼎华生物的工商资料地址为中关村科贸电子城8层03-109房间,记者在实地探访过程中了解到,该处是一家众创空间的出租办公室,而众创空间的工作人员称:“这家公司应该只是在这边注册,实际从来没有在这边办公。”

不过,鼎华生物网站上存在另一个公司地址,即北京市朝阳区万通中心,记者再赴该处寻觅鼎华生物的身影,没想到又扑了一个空。万通中心管理处称,“鼎华生物此前确实租过这里的办公室,租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搬走了”。管理处人士还表示:“听说是搬到大兴去了。”

记者于8月29日联系了八菱科技证券部,相关人士称负责主管外出,待其回来后会报备采访邮件相关问题,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虽然有些曲折,但北京弘润天源基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润天源)终究如愿实现了其原实际控制人王安祥的“上市梦”。这家曾短暂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最终选择了以被八菱科技(002592,SZ)并购51%股权的方式进入A股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并入上市公司体系后,弘润天源对八菱科技的业绩贡献不容小觑。后者原预测今年上半年将亏损2300万元至亏损1500万元,但因为此次并购,公司于7月初发布业绩修正公告,上修半年度业绩为亏损1500万元至亏损800万元。最终,八菱科技2019半年报披露,6月起才并表的弘润天源,带来了912.36万元的净利润增加额。

但深入分析弘润天源并购前两年的业绩,却发现其中掺杂了不少“水分”。

一方面,弘润天源账期宽松,存在大额应收账款不说,其中对关联方大客户的1年内应收账款金额,甚至大于当年销售额,“糊涂账”让人摸不清头脑。

另一方面,弘润天源通过往来款、预付款等方式为关联方客户提供资金,大客户将这些资金是否用于归还2017年度的采购款仍待考证,但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样“自掏腰包”得来的销售业绩可靠吗?

王安祥对弘润天源给出了3年净利润6亿元的承诺,若仍按照此前的模式,3年后,弘润天源能否如约完成业绩承诺?

业绩承诺调减:从10亿到6亿  

其实,弘润天源更为资本市场所熟知的名字是“弘天生物”。早前,弘天生物在新三板挂牌,后于2017年7月终止。2018年7月,铝业上市公司*ST罗普(002333,SZ)提出收购其部分股份,但该收购计划最终流产。直到去年年底,八菱科技提出收购弘润天源。

八菱科技对弘润天源的收购过程颇为“离奇”。去年底,八菱科技还在公告中称,准备收购弘润天源100%股权,基于对标的资产价值的预估及转让方的业绩承诺,双方同意转让标的资产的价格初定不超过30亿元。

但到今年3月底,八菱科技公告称,将收购标的公司100%股权调整为收购不超过51%的股权,同时根据评估机构对标的公司的初步评估结果,标的公司的评估总价预计不超过18亿元。

与此同时,双方初步商定,对2019年至2021年的业绩承诺进行调整,即由原来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不低于10亿元下调为不低于6亿元。

可八菱科技曾在公告中表示,10亿元的业绩承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其中提到,弘润天源依靠其众多且仍在不断扩大和完善的市场网络,近几年业务高速增长,2015~2017年,弘润天源营业收入从8415.69万元增长到3.38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00.43%,净利润从4123.18万元增长到2.10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25.65%,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保持了高速增长。

但目前来看,3年经审计后的净利润累计不低于6亿元的业绩承诺压力其实也不小。7月下旬,八菱科技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表示,公司收购的弘润天源51%股权已于5月底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过户,预计弘润天源从2019年6月起纳入公司合并报表,按公司持有弘润天源51%股权测算,预计2019年弘润天源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160万元。

根据双方约定,若业绩不达标,王安祥将按照补偿额=【(6亿元-实际3年经营性净利润总额)×17.8/6×51%】向八菱科技进行补偿。

1年内应收账款大于销售额? 

未来业绩情况如何仍难以预测,但仅从弘润天源此前的业绩来看,就存在诸多可疑之处。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应收账款,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也在审计报告中指出,关键审计事项为应收账款。

所谓应收账款,即公司销售产品、商品或提供服务后,本应从客户处收到却暂未收到的账款。正常情况下,在同一会计区间内,公司对某一客户的销售额一般是大于应收账款的。但八菱科技刚收购而来的弘润天源却并非如此,其应收账款略显“诡异”。

关联方北京安杰玛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杰玛商贸)是王安祥实际控制的公司,同时也是弘润天源最重要的客户之一。

根据8月22日八菱科技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2017年及2018年,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726.58万元、1.0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达到13.98%、35.45%,安杰玛商贸分别为弘润天源第二大及第一大客户。

而八菱科技还在不同的回复函中给出了不一致的数据,其在今年1月披露的版本是,2017年及2018年,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的年度营业额分别为5137.06万元、1.04亿元。

根据以上数据,一般而言,2017年底,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的1年内应收账款最多不超过5137.06万元。

但在收购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存在5347.67万元的应收账款,未计提坏账准备。而根据“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明细可知,这笔5347.67万元的应收账款均来自于当年下半年。

疑问就此产生——按照前文所述,2017年度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形成的营业收入虽然有两份不一样的数据,但金额全部小于审计报告中披露的账期在6个月内的5347.67万元应收账款,显然有悖常理。

当然,因代付运费等事项,供应商对客户也可能存在1年内应收账款大于年销售额的情况,但记者未在公告中找到相关解释说明。

工商资料显示,安杰玛商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远大路1号金源时代购物中心3层3101-3104。8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金源时代购物中心,恰逢商场开门,顾客甚少,根据安杰玛商贸的店铺号码指示,记者发现该位置实际上是“法国安杰玛国际SPA会所”。

据该会所工作人员介绍,法国安杰玛国际SPA会所在北上深港4座城市均有直营店,其中北京约有20家,深圳约有14家。“我们这个店是比较老的,已经开了15年了,这个店的规模大概800多平(方米),有14个房间。我们这里纯做SPA,兼卖自研的精油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法国安杰玛国际SPA会所定价较贵,基础SPA一次大约1000元,而其主打的精油产品售价高达7000多元,容量仅200毫升。

按照该工作人员的说法,安杰玛原是一家法国精油品牌,由王安祥买断后引入国内,成立安杰玛集团,而安杰玛集团又分为三大部门:SPA会所、月子中心以及疗养中心,后两处都在北京的大兴区。

而关于安杰玛与弘润天源的细胞储存业务,其表示并不清楚。“我们这里的设备和产品都是自己生产的,没有从外部进口。细胞储存这类的业务大概是与月子中心合作,他们和我们不是一个部门,确实不太清楚。”

安杰玛商贸是否就是记者实地走访见到的SPA会所运营主体?这些业务又如何与弘润天源的业务形成交集并产生大额采购,8月29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八菱科技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

2017年下半年业绩多靠赊销? 

实际上,弘润天源的2017年销售业绩,不仅与安杰玛商贸的财务数据存在勾稽关系与常理相悖的情况,其2017年下半年的业绩及应收账款比例本就异于平常。

2017年,弘润天源营业收入为3.38亿元,创历史新高。

而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7年底,弘润天源形成了1.94亿元账期在6个月以内的应收账款,这些来自于2017年下半年的应收账款占其年度营业收入比例达到57.4%。

虽然弘润天源前几年的营业数据未分上下半年披露,但八菱科技在相关报告中提出,弘润天源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包括冠昊生物、中源协和以及南华生物。

记者查询发现,冠昊生物的细胞技术服务业务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分别为1837.31万元、3382.23万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分别为350.38万元、862.2万元。上半年营收占全年营收比例分别为54.32%、40.64%。

中源协和的细胞检测制备及存储业务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分别为2.48亿元、4.65亿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分别为2.34亿元、4.92亿元。上半年营收占全年营收比例分别为53.33%、47.56%。

南华生物的干细胞储存及检测业务2018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分别为527.12万元、1884.2万元;2017年上半年及全年营收则分别为175.63万元、475.31万元。上半年营收占全年营收比例分别为28%、37%。

在以上公司中,除南华生物称因2018年7月设立子公司,引进成熟销售队伍后,干细胞储存业务签约规模、采集规模都得到倍增,当年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增加外,其余公司相关业务在2017年及2018年期间上下半年营业收入均较为平衡。

以此来看,2017年弘润天源的营收为3.38亿元,其下半年应收账款为1.94亿元,若其上半年及下半年业绩较为平衡,便也意味着,弘润天源下半年业绩或许大多来自赊销。

此外,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底,弘润天源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达到了1.46亿元,而弘润天源2018年营业收入为2.9亿元,占比也达到50.34%,赊销情况同样存在。

自掏腰包为客户还货款? 

两份不同的数据均披露,2018年安杰玛商贸向弘润天源采购超过1亿元,占后者年度总收入逾1/3。但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底,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的应收账款为6703.20万元,计提坏账准备225.81万元,计提比例在3.36%左右。

在审计报告中,财务报表的编制基础中明确,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6个月以内(含6个月)不计提坏账准备,7个月~1年(含1年)计提5%,1年~2年(含2年)计提10%,2年~3年(含3年)计提30%……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的计提比例均是如此。截至2018年底,弘润天源应收账款1.88亿元,其中1.46亿元账龄在1年以内,0.42亿元账龄在1年以上。

弘润天源对北京杰玛健康2765.4万元的应收账款计提276.54万元,计提比例为10%;对广西杰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152.051万元的应收账款计提115.2051万元,计提比例同为10%。根据计提比例可知,这两笔应收账款账龄同在1年以上,合计3917.45万元。这也意味着,在0.42亿元账龄在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中,来自其他客户账龄在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总计仅300万元左右。

据此推论,前述弘润天源对安杰玛商贸6703.2万元应收账款中绝大部分账龄在1年以内。

也就是说,2018年,虽然安杰玛商贸的采购对弘润天源业绩起了绝对的支撑作用。但实际上,因为存在6703.2万元应收账款,在该年度的交易中,弘润天源也不过仅收到了3700万至4000万元左右的货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审计报告中还披露了“其他应收款”数据。截至2018年底,弘润天源的其他应收款为3.07亿元,其中对安杰玛商贸存在5402.35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对应性质为往来款,账龄在1年以内。

理论上,弘润天源2018年对安杰玛商贸的销售最多仅收到4000万元左右的货款,公司当年还向安杰玛商贸提供了5402.35万元的资金。二者抵减之下,就当年的交易,弘润天源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实际上还至少“倒贴”了约1400万元。

还需要的注意的是,前文提到,截至2017年底,安杰玛商贸尚欠弘润天源5347.67万元的货款。而在2018年,弘润天源向安杰玛商贸提供了5402.35万元的资金援助,这两项数据非常接近。

那么,安杰玛商贸在收到弘润天源的往来款后,是用于归还对弘润天源的拖欠款,还是用于自身经营?其实,无论用于何处,这笔资金均缓解了安杰玛商贸的资金压力。

记者注意到,另外两家关联方客户北京朗诺基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诺基业)、北京杰玛健康咨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杰玛健康)的采购回款情况也不乐观。

弘润天源2017年及2018年对朗诺基业的销售额分别为2837.92万元、4773.47万元,是年度第五大和第三大客户。根据审计报告,这两年对应形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407.33万元、3534.21万元,占实际采购额的比例均较大,分别为49.6%、74%。

弘润天源对北京杰玛健康的销售也存在应收账款占比较大的情形,这家公司2017年的年度采购额是4232.94万元,为弘润天源该年度第三大客户。但同样的,截至2017年底,对应形成的应收账款为3786.92万元,占销售额比例达到89.5%。另外,根据工商资料,北京杰玛健康成立于2017年8月17日。

2017年的2500万应收款仍未收回 

根据审计报告,弘润天源与其他关联方还存在大量的“其他应收款”,属于资金占用情形。

在8月22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弘润天源披露了截至2018年末,公司原股东、董监高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合计占用资金约2.36亿元,其中,安杰玛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占用资金6201万元。但若细究这笔资金占用,其情况略显混乱。

在八菱科技收购弘润天源的审计报告中,这笔资金在“其他应收款”中披露。截至2018年底,在按欠款方归集的前五名其他应收款名单中,安杰玛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名列第二,6201万元的往来款账龄在3年以内。

正常情况下,一笔应收款的账龄在2018年底是3年以内时,其中部分款项在2017年底时的账龄必定在2年以内。但追溯至2017年,在审计报告披露的明细中,并未出现安杰玛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名下的其他应收款,2017年位列第五的其他应收款对应金额仅12.78万元。

若按此分析,2018年底这笔高达620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大部分是在2018年形成的,只有小于12.78万元的部分有可能形成于2017年及更早以前。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8月20日,八菱科技披露2019年半年报,其中详细记录,对安杰玛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的其他应收款中,1年以内金额为3700万元,2~3年的金额为2501万元。

也就是说,账龄为2~3年的这笔2501万元资金,是在2018年才转入其他应收款科目,此前或存在于其他会计科目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继续研究发现,2017年底,弘润天源对这家公司存在2500万元的预付款,与前述2501万元接近。

记者从财务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企业的预付账款,如有确凿证据表明其不符合预付账款性质,或者因供货单位破产、撤销等原因已无望再收到所购货物的,应将原计入预付账款的金额转入其他应收款。

也就是说,截至今年上半年还未归还的这笔6201万元其他应收款,其中2500万元很有可能是弘润天源在2017年时以“预付款”的形式“支付”给了关联方,到了2018年末,弘润天源再将其调整为其他应收款。八菱科技2019年半年报披露,对这笔620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计提了787.33万元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约为12.7%。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查询发现,从2016年底开始,安杰玛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卷入了大量的民间借贷纠纷、承揽合同纠纷及劳动合同纠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8月29日联系了八菱科技证券部,相关人士称负责主管外出,待其回来后会报备采访邮件相关问题,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